陌上花开陌

云归处 九

第九章
王宫 执明书房
“王上,臣无能。在民间那么多天也仅仅找到这些。”文曲在上一次执明批准之后便着手去查慕容离的背景。但是过了小半个月到手的资料却只有这一点,便统统写在卷轴让执明看了。
“罢了,查不到便查不到吧。文曲你的能力我也是知道的,辛苦你了。”执明拿过卷轴打开看看,自那天知道阿离是狐妖之后便有想过说文曲这一去定是查不到什么的了。不过自己也不在乎文曲查到什么,反正查到的也只是为了到时候好让他们安心而已。自己要想知道阿离的事还不如慢慢等慕容离亲自开口说。“那没什么事你先退下去吧,本王要看看你这卷中写了什么。”
执明说完后文曲道了声是便退下去了。执明打开卷轴,卷中内容的确不多。
“慕容离,玉衡人。擅竹箫,棋艺。性子冷清,喜静。此人精通古今。”
“文曲能找到也是不错了,虽说内容也是真的少。”执明看着卷轴上的字不禁说道。
执明看了看桌上新放的血玉,拿起血玉就走往向煦台。
向煦台
慕容离正坐在向煦台的书桌前看着书本,忽然听着远远传来一声“阿离”。能够在天权王宫里这么叫他的除了执明就没有第二个人了。慕容离放下书本走到门口等着执明走近了便他进了向煦台。
“阿离阿离,你看。”执明进了向煦台之后便拿出了那块血玉,递给慕容离“这玉通体润泽,又属赤色。本王猜阿离定会喜欢,便拿过来给阿离了。”
慕容离看了那块玉,当是一块上好的血玉,说道“这玉的确是上好的佳品,这么好的东西王上还是自己留着吧。王上这段时日送给阿离的东西已经够好了。”说完把血玉还给执明。
执明看看自己手上的血玉,心想或许只是阿离不喜欢那么大一块玉便把玉收到衣袖中。望了望慕容离,道:“那本王先走了,改日再来看你。阿离记住那日本王说过阿离你想要什么和本王说本王一定会通通给你拿来的。”说完转身便走出向煦台。
“呵,我想要什么?小时候曾想许诺与你一世长安,但现在却被派来刺杀你。我怎么能开口说出我来王宫是为了要你的命。”执明离开向煦台后,慕容离想着刚刚执明所说的话,自言自语地说着。人道天权王开道玉衡滥杀生灵,甚是残忍。但自己这些天在天权里却发现之前被带走的玉衡人执明都在天权这重新安排了住所安顿好了。而自己在这过了小半月了,也感觉到执明对自己也是极好的,把王宫里最大的阁楼给自己住,时不时送些从民间寻来的宝物,刚刚那么大的血玉也没怎么想觉得自己会喜欢就拿了过来。这样的执明自己怎舍得下杀手。
小剧场
设定:执明还没拿血玉送阿离之前
一日执明又来找阿离。
慕容离坐在向煦台外的亭子里看着话本,执明就在旁边看着慕容离。
“阿离当真是如画中出来一般,脱尘出俗。”执明坐在慕容离身旁看着慕容离翻着话本的页说着。
“王上说笑了。”慕容离抬头望了望执明。
“怎么会呢?”执明微微一笑。”唔阿离你有什么想要的吗?只要你说出来本王一定帮你办到。”
“哦?王上,若我说要那天上的月亮呢?”慕容离开玩笑的说着。毕竟月亮远在天上,根本无法触碰。
“那……本王就命人在宫里为阿离建一座高台。”执明想了想之后一脸认真地对着慕容离说道,”虽然月亮太远,本王没有办法让阿离真的拿到手,但是本王会尽自己的能力让阿离离月亮更近。”
“我只是说笑罢了。”慕容离听了执明的话不由得有些感动,怕是天底下没人会这样付出吧。

云归处 八

执明和慕容离再见面已经是一天后的事了。执明下了早朝便往前天时给慕容离安排的宫殿走去。
执明顺着殿里小道往里走,走到那亭子前停下了,往里看去慕容离正翻看着放在殿里的书籍。看见慕容离仿佛从画中走出来一般,执明站在亭外静静地看着亭中人。
身后跟着的侍从看着他们的王站在外面看着里面的萧师,不由得好奇走前一点问到:”王上,您不是特意来看这位萧师吗?”
“闭嘴,本王这不是看着呢吗?”执明看了侍从一眼说道。
“王上不过去吗?”侍从不怕死地继续问。
“蠢东西。”执明用力拍了拍侍从的肩,双手交叉的摆在胸前,说道:”阿离怎么看都像是一幅画。”
兴许是亭外执明和侍从的动作太大,亭内执明派来伺候慕容离的侍从看见了,接过慕容离递过去的书顺口说了一句:”慕容先生,王上在门外看了好久了。先生不请王上进来坐坐吗?”
“也好,麻烦你了。”慕容离换了一本书说道。
听见慕容离的回话,那侍从小步快走地走到执明跟前,恭敬地说:”王上,慕容先生请您过去。”
执明听了便往里走去,身后的侍从也跟着走。执明转头看了看他们,说:”不用跟了,你们都下去吧。”
身后的侍从应了声是,便退下了。
执明走近慕容离身边问到:”阿离这两日在这可还住的习惯?”
“尚可。”慕容离应了执明,这王宫里的东西应是全天权最好的了,怎会不好?不过肯定没有自己在玉衡自在了。
“既然只是尚可,不如阿离随本王一道,本王带你去个地方。”执明说着顺手就牵起慕容离的手,往外走去。
慕容离看着执明牵起自己的手愣了愣,也随着执明牵去了。
“阿离你看,这儿是宫中最高的楼阁,可以俯瞰整座王宫。”执明带着慕容离上了夕照台,走到栏杆边上伸手指了指外面”那是本王的寝宫,那边是朝会的地方。这夕照台只比本王的寝宫小上那么一点,刚刚阿离在那殿中说尚可,不如住这夕照台?这夕照台可比刚刚那好。”
“好。”慕容离点了点头。”王上我觉着夕照这个名字不太好。”
“哦?那阿离你看什么才比较好?”
“不如叫向煦台吧,向着和煦的阳光比夕照过后的黑夜要好。”慕容离想了想说道,阿煦的确很像那和煦的阳光,温暖人心。
“向煦?当真不错。”执明也觉着不错。”那过两日让工匠做好门匾就重新换上去吧。以后这夕照台便按照阿离的意思改叫做向煦台了。”
“那阿离就谢过王上了。”慕容离转头对执明微微一笑。
“阿离无须言谢,喜欢便好。那阿离你先歇息着,本王还有些事要处理,晚些再来看你。”
“王上,臣听闻前两日王上招了一名乐师回来。王上还把夕照台赐予了他,相比定是喜爱有佳。但臣觉着王上何不查查此人底细,万一此人最后负了王上的心意,王上您该多伤心?”执明回到书房便看见在那等候不久的文曲,文曲是历代天权王的暗卫,忠心尽职守护着王上的性命。不过这届文曲年岁与执明相差无几,两人倒也是谈的得来的。
“文曲其实你怕阿离加害本王吧?有话不妨就直说,别绕那么多弯弯绕绕了。本王又不是孩子怎会分不出你们说的什么对本王有益什么无益。”执明听出了文曲话里有话就让他直说罢了。
“臣的确是有这个担心,而且这样也能让王上您更了解慕容先生,不是吗?”
“虽然本王很想让阿离亲口告诉我他的过去,但是为了天权,文曲你的建议本王允了。那这件事本王就交由你去办,切记秘密行事,别让阿离知道了不然得多伤心。”执明虽然不想慕容离伤心知道,但是也要给天权一个交代,毕竟自己作为一个王上留一个完全不知底细的人在身边底下的臣子也定会有所非议。
“是。”话音落下文曲的身影就消失在执明的书房中。
执明见文曲走了便坐到书桌前处理起那繁杂的公务,虽然之前一气之下答应太傅要争这天下,听众人意见重开了玉衡故道。但还是习惯之前那般闲散自在,少不了被太傅捉着看公文。虽然自己偶尔也觉着太傅这样挺烦的,但是莫澜说的也没错太傅年事已高,自己也应该好好做出一个君王的样子为自己的国开疆扩土。
执明专注在处理政事上也没有留意到时间的流逝,屋外的天空已从一开始踏入屋中事的亮白渐渐转入了夜色之中。
看守在屋外的侍卫看着天色开始晚起来屋内王上还在批阅公文便推开一条门缝探了个头进屋中恭敬地说:“王上天色渐晚需要帮您传晚膳吗?”
“恩?”执明往外看去的确外面已经黑下来了,想起早些时候自己和慕容离说晚些再去看他的便问:“向煦台的慕容先生用过晚膳没?”
“回王上的话,据小的所知现在慕容先生应是准备用晚膳的。”
“既然如此那本王便去向煦台与阿离共进晚膳吧。”执明小声说完就往外走向向煦台。
待执明到向煦台看见慕容离正准备吃饭时就说明来意,慕容离便让一旁的的宫人多拿一副碗筷给执明一同共进了晚餐。
餐后,慕容离看执明刚刚吃的不少便打算煮茶给执明消消食,慕容离拿出在向煦台找到的茶具熟练的煮起了茶。执明在一旁静静地坐着看着慕容离给他泡茶,仿佛此刻执明眼中只有慕容离一人的存在。
不过这久久的一望倒是让执明看见让人吃惊的一幕,慕容离下衣内本应是藏好的尾巴却露了出来晃了一下。
“原来是只小狐狸。”执明心中暗道,民间有许多稀奇古怪的话本中都会有写到说妖的存在,没想到自己身边就有一只小狐狸。执明看见慕容离的尾巴后并未感到害怕他是妖,反倒觉得阿离这般模样甚是可爱。
慕容离自己还没注意到自己的尾巴扫了一下,如常地把煮好的茶水递给执明,执明伸手接过茶水后便一口喝尽。
慕容离看着执明的举动不由得笑了笑。

云归处 七

莫澜看执明愣住了就扬起手在他面前挥了挥,执明看见莫澜挥手就回了神,下意识地往莫澜那看了一眼后翘起手在胸前继续看着慕容离。
执明那恍然带着熟悉感的一眼便是把自己搭上去了,有些人怕是永远没法看到对眼的人,有的人一眼就便是确定了这就是自己要那人。
曲终,慕容离手拿着古泠萧放在身后,看向执明那边。
莫澜便给执明介绍到:”王上,这位便是慕容先生慕容离。如何?”
“草民慕容离见过王上。”慕容离向执明行了行礼。
“慕容先生好似那谪仙之人!”执明从心地说了一句。”先生技艺了得,可有兴趣跟本王进宫?”
虽说执明刚刚那句话的确是个问句,但是王上的指令又有谁会去抗衡呢。
慕容离点点头回应刚刚执明的问题,能进宫可再好不过了。
“那你待会便同本王一道回宫吧。”执明说道,慕容离答应下来了那以后无事时便可看到这谪仙的人了,还有那萧声。
天色渐晚,一轮明月在黑夜中显得格外明亮。
“既然都这般晚了,那本王就先回去了。莫澜你记着多进宫来找本王啊,天天被太傅捉着看奏折都闷死了。慕容乐师跟本王一齐吧。”执明起身准备回宫。
“微臣定会到宫中找王上,王上少顶撞太傅了,好好看奏折吧,太傅年纪也大了。”莫澜想到太傅一把年纪总是跑宫里看着执明批奏折也是辛苦。
“行了行了本王知道了,走了啊。”执明摆摆手就带着慕容离走出莫府。
莫府外,一辆马车在门外等着执明出来。车夫看见执明和慕容离出来了,便从马上下来给他们撩起帘子让他们两上去。
执明同慕容离先后上了马车,车夫就把帘子放回下来。
“本王出行只备了一辆马车,麻烦先生和本王坐一起了。”执明略抱歉地说。
“无事,能同王上一起也是草民的荣幸。”慕容离说道。
“既然先生都要随本王入宫了,一直称你先生也很是生疏。慕容离慕容离,这名字怪拗口的,不如本王以后唤你叫阿离好了。阿离以后不必说自己是草民,本王听着变扭。”执明想到自己要是一直先生先生的叫,肯定很怪了。
慕容离点点头表示同意了。
这话语间便也回到了宫中,执明带着慕容离去到一个空置的宫殿,先把慕容离安置下来,自己就回寝宫休息去了。
小剧场
执明视角
回了寝宫后,那一抹红色似乎还映着自己眼里。
怕一开始那一眼就看对上了吧,既然本王喜欢上的定要最好的,过两天便让人在宫里建一座最大最好的阁楼给阿离。
我喜欢的,定值得最好的。
全天下最好东西
应该归我当然也属于你

云归处 六

第二天早晨莫澜便进宫去找执明了,这莫澜和执明是从小就一起玩的哥们,一个是天权将军之子,一个是天权国主之子。从小便认识,小时候一起上上树掏鸟窝这种事没少做,一旦被太傅看到执明上树玩,执明就推锅给莫澜。不过莫澜也没少甩锅,像之前钻研音律被他爹骂那事,要不是说执明喜欢音律要自己去学,铁定不止骂直接动手打了,堂堂将军之子跑去学音律,不好好习武怕是要被笑死。
莫澜直接进到宫中在执明的书房前敲了敲门边走进去,门口的宫人看见是莫澜也没做阻拦。莫澜走近看见执明一手托着头一手拿着毛笔对着奏折在写注备,就站在一旁等执明写完这一卷便做了个揖说道:“微臣拜见王上。”
执明听见莫澜的声音连盲抬起头,似抱怨地说:“你怎么才来呀,这两日本王快被这成山的奏折烦死了。”
莫澜怎么会听不懂这话中的意思,说道:“我当然知道国事繁重,特意在民间找来了一位乐师来给王上你解解闷。不然这成天面对奏折,也没心思批阅了吧。”
“乐师?这倒是不错,宫中那些人演奏的我都听腻了,莫澜你选的乐师定是有才之人,我也很有兴趣见一见这位乐师。”
“那王上今晚可要来我府上一看这乐师的才华了。”莫澜邀请执明到莫府一聚,看看这乐师的技艺。
“本王定是准时到你府上,你准备好招待本王吧。”执明笑着答应。
这说完莫澜便从宫中坐着轿子回到莫府。莫澜到慕容离的住处敲了敲门,喊了声慕容先生。慕容离听见了便往外走,看看莫澜找他有何事。
“慕容先生,我方才进宫和王上说了你的事,打算今晚让你给王上奏上两曲,让王上认识认识你。”莫澜笑了笑对慕容离说。
“在下便谢过莫郡候了,那我便回去准备一下,以免等会演出有差错。”慕容离稍稍向莫澜鞠了个躬表示感谢。
“那我便不打扰慕容先生准备了,晚些时候我会派下人来带你过去宴厅的。”莫澜说完便离开了。
慕容离走了回去屋子里,想到今晚的表演,看了看带来的衣裳就重新换上了一身衣服。金色花纹作衣襟上的装饰,外衣近领子两旁,袖口处都尽是鲜艳的红,近袖上锈了大大的红昙花。慕容离把头发大部分往两边坠着,末端往后扎。
夜晚来临,莫澜派来的人在慕容离门前敲了敲门,看慕容离拿着古泠萧走出门口就带着慕容离去到宴厅处做准备。
慕容离在宴厅等着莫澜和执明来,想着无事可做便开始吹起萧。这次的萧声中不再是《何求》的对知音的诉求,而是乱世的凄凉声。
好巧不巧这时莫澜正好带执明走进来,执明进来就听到那萧声,的确是一绝。抬头看,人在幔中间,金边的幔子映着慕容离的红衣,这样的场景只应天上有,人间能有几回闻?那一刻执明有的不止惊叹,还有隐隐约约的熟悉感,心里暗暗地说了一句为何本王第一次见你就如此熟悉。
--------------------------------------------------
你是人间乍暖还寒时候
你是悠悠之口欲说还休的梦

云归处 五

“那么剩下的十二位要准备好这第三轮了,这第三轮啊考的可就是真本领了。”莫澜认真地说着第三轮的事项。“这第三关我将会一个个轮着来让各位展示一下自己所擅长的乐器。这最后我只会留下一个胜出的,剩下十一人我都会有奖赏,也当是辛苦各位这一天的等待了。”
“这可是来真的了,坊间传闻说莫郡候从小便精通音律,即便是喝醉酒的时候也能听出乐师所弹奏的乐曲是否有误。”苏秋幕和其他十一人说着莫澜的厉害。这苏秋幕是从小便从天权长大的,这传闻自然也听得不少。
“当真是过奖了。”莫澜听着这些传闻不由得笑了起来,其实自己也没有那么神,不过是对音律这方面有所研究而已。想当初自己研究音律的时候还少不了自己那将军爹一顿骂,说自己不好好学武继承家业还跑去钻研音律。“那么事不宜迟便从刚刚第一个的陆子谦开始吧。其他的人在旁稍作等待就好。”
陆子谦令自己的小童拿出自己的古琴,把琴架起便席地而坐,开始了弹奏。指尖掠拨过琴弦之间,准确地弹奏出音调,全曲下来毫无差错,令人惊叹不已。
曲终了,陆子谦起身向莫澜鞠了一个躬表示已经演奏完。莫澜看了看他点头示意,对他的弹奏做出了评价:“你的琴技不错,全曲下来的确毫无差错。可惜就可惜在感情上了,若是有更好的感情投入进去那就完美了。”
接下来的十人表演也当是很不错了,表演的曲目多为以前的名家所创。不过中间林枫似乎是过于紧张用筝弹奏的《高山流水》中间有一小节乱了,苏秋幕的萧吹的一曲《飞雪玉花》倒是出彩,感情也浓烈看是也有一段凄楚的爱情。
“最后一位,慕容离。”莫澜和之前一样喊着该到的选手。
慕容离拿着古泠萧往前走去,红衣映着佳人。拿起萧开始吹奏,柔和的萧声中带着对知音的诉说,望一同饮酒畅谈一宵。令人听了不由得感到宁静,懂得的人更能听到更深的意思了。
慕容离吹奏完了便把萧放于身旁,莫澜对刚刚那曲很是好奇便问道:“想问刚刚慕容先生刚刚所吹奏曲子叫什么,我还从来未曾听过,我觉得里面似乎在对自己的知音在诉说着些什么一般。”
“此曲名为《何求》,莫郡候听过才会奇怪,这只是我之前闲暇时谱的曲。”慕容离答道,这曲子之前是给阿煦谱的,但还不完整,后面的还没有想到要怎么谱下去。但这一时又拿不出其他的,便只能先用着这《何求》了。想不到这莫郡候对这《何求》还稍有些兴趣。
“那诸位现在这等我一会,让我思考一下到底谁才是这胜出者。”说完莫澜便走回房间,静静地想想这胜出者该给谁。
叶秋的《十面埋伏》甚是精彩,苏秋幕的《飞雪玉花》我觉着挺好的,可这慕容离的《何求》也很令我惊叹,怎么办?诶有办法了!
莫澜转身拿出几张纸条在上面写下这三人的名字,揉成一团后打乱位置。他拿起最近一张打开,慕容离三个字映入眼中。好的,这下就不用去愁到底谁了吧,让天决定最好。
莫澜选好后便走回去大厅,宣布道:“慕容离便是这次的胜出者,他的实力刚才各位也有看到,我想他胜出或许没有异议了吧。”
听到这消息,慕容离面露喜色不由得笑了起来。其他人没有得胜,但也对有实力的人有了认识,算是颇有一番收获。
这赛果公布后人们便陆陆续续地离开了,莫澜留住慕容离问道:“慕容先生想请问现在有地方居住吗?如若不介意的话我府上还有许多空出来的房间,你可以现在此住下。待我向王上引荐先生后,我也方便找到你。”
“那待我回旅馆收拾东西便过来,麻烦莫郡候了”慕容离看莫澜好心便答应下来。
“不麻烦不麻烦。”莫澜答道。

云归处 四

C4
慕容离跟着莫郡候进了宴厅时,不得感叹起天权的富庶。宴桌用上好的木料制成,上面覆着的布多为天权一惯的蓝色,但看上面的花纹不似这一般的花纹,更像是西域琉璃那边的纹理。虽然琉璃国时有到钧天的贸易,但是因为来途不易和花纹特别,价格定然会比普通裁缝的布料更加贵。没想到这莫郡候直接拿这种布来当这宴厅的桌布,想想便可知道这宴厅中其他物品也不是平凡之物了。每张桌上皆摆好了吃食、碗筷,等待着莫郡候带客到此。
“想必各位都饿了吧,找好位置便可坐下用餐了。”莫澜走往主位坐下,看着他们选位置。
不少人就近坐下的,有一两个抱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心理坐的靠近主位,慕容离看着人们纷纷落座便往不远处的空桌走过去坐下。虽然莫澜说了坐下后无须等他动手吃东西后再动筷子,但是还是有很多人出于礼貌等莫澜拿起筷子后再动。慕容离坐在那看见多数人都开始吃东西的时候才默默拿起筷子吃起饭来。
莫澜从拿起筷子前就开始默默地认真观察起在座的众人。诶那边穿竹绿色外衣的那个可不怎么好看啊,那边那个白衣的就不错。看看几眼,心中有了第二轮淘汰掉的人选。看见慕容离时不由得眼前一亮,这大红的衣裳穿在身丝毫不显得俗气,反倒显得脱尘出俗,就好像天上下来的神仙一般。
待众人用完午膳后,莫澜便起身向下人要了一份对应的名单,大概了解一下每个人后便公布了第二轮的胜出:“这第二轮我就在刚刚用餐时便决定好了,念到名字的人第二轮可是胜出了,没有念到的只能在此说声抱歉了。”
莫郡候忽然一说便令下面的人一惊了,这第二轮什么都没有说就已经比完了,可都不知道比了什么呀。
“陆子谦、翾映君、叶秋、钟离墨、宋若华、李青、上杉青、林枫、孙仁、苏秋暮、方纤云、慕容离。”原来第一轮过后还剩下三十多人,被莫澜刷剩下了十二人。
那些莫名其妙被刷下去的人自然不服气,连自己是怎么输的都不知道该如何服气?其中一位名叫陆程的青年向莫澜礼貌地拱了拱手便开口问起来:“敢问莫郡候这第二轮考的是什么?失败我可以接受,但是我希望可以莫郡候可以告知我输的理由,让我输的服气。”
“哎呀,这说也没关系,但是我想或许我说了你也未必会服气的了。这第二轮考的毫无内涵的,我仅是论外貌和气质这两项来评这第二轮的胜负罢了。”莫澜想到这第二轮不由得笑了笑。“如何?天下爱美之心多了,也不差本郡候一个吧。我既然要选定要选让自己看着也会觉着赏心悦目的,当然这才也是很重要。被淘汰的未必是不好看,或许只是恰巧我不喜而已。”
的确,一副好的皮囊确实会让人对其有好感,而且无形中在对着好看的人时会比其他人更加的耐心。
“还是谢过莫郡候肯告知我等,亦算是心服口服。”陆程谢过莫澜后便同那些被淘汰的人们一起离开莫府了。

云归处 三

待刚到巳时莫府开门,莫郡候派人领参加的人入大厅参加第一轮的选拔。
众人到了这大厅,听莫郡候排来的下人说这乃第一轮的选拔,但是并未详细说明这第一轮考的是什么,唯有待到莫郡候来到,方才说明,若是期间耐不住的人也可自行离开莫府。
这过了半个时辰那么久了,莫郡候仍在房间内歇息着,门外的下人敲了敲莫郡候的房门说道:“郡候,前来参加选拔的人们在大厅内一直等着您过去。”
“知道了,我啊就打算耗他们一个时辰,看他们耐不耐得住。那些按耐不住等待的,直接就没有资格参加下一轮了。”莫澜的声音从房门内传出。
有些怀着点本领便自视甚高的人觉着这莫郡候甚是过分,又未说明考什么,人又迟迟未出现,不悦的神情就表现与脸上。有一位穿着淡黄色衣裳的公子看着便在旁说道:“各位看这莫郡候一直未出来,怕是全然没把我们这事放在心上罢了。我看那公告上说的入宫也未必是真的,我们也在这耗了半个时辰了,不如我们走了吧。”说完这人便起身准备走,不打算再在这等待的样子。
那些人觉着似乎挺有道理,时间也耗了在这,但人家莫郡候那么久都不出来,要是他打算过那么一两个时辰再出来自己怕是要饿晕在这莫府,不如走了算了。
在那人的话语下,一同离开的人还不算少。一些还算明白的人当那人的话没说一样静静地在大厅那等着莫郡候出来。
慕容离在大厅一处静静地坐着,心想:这过了那么久莫郡候还未出来,怕这第一轮的考的不是技艺,是人们的耐心吧。若是有耐心的人自然会等到最后,留到最后的人怕是真的对手了,阿煦以前曾与我说过不骄不躁做事才能成事。
莫郡候在他说好一个时辰之时也的确出来了,一身蓝衣头上带着发冠。他走到大厅环顾四周看到剩下的人还不少,除去拿着乐器的小童外大约还有三四十人留在这。他开口说道:“在座的各位都通过这第一轮的测试了。那些在我来之前就离开的便永久地无缘了这选拔。若是连我来的一个时辰都等不来,那后面的就没有必要考了,各位说对吧?”
“是啊,这时间虽然久了些但莫郡候的确出来了。”有人在下面说道。
“对啊,他们还以为说莫郡候未把这事放心上呢。”不少有人应和的声音。
“那些离场的人当是可惜了,竟是永久无缘选拔。”慕容离惋惜地说了一句。
“既然在座的各位能坚持下来这时间说明各位对这次选拔也是看重的,本郡候也不好意思饿着各位。各位随我到宴厅去用午膳吧”莫澜说着便带着身后众人到宴厅

云归处 二

出了玉衡故道后要怎么去到天权皇城,这可就让慕容离犯了难了。这时正巧有一商队的马车迎着走来,马车上挂着商旗。商旗上大大地写着天权二字,想来定是天权的商队。慕容离见此便悄悄地混进了商队里面,心想等商队停下来卸货的时候,天权也就到了。
正好慕容离上的那一辆里面堆了许多货物,没有人在里面看管,他便躲在货物旁稍作休息。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左右,车子忽然停下了。
“哎起来了起来了!快到天权境内了,赶紧检查一下货物有没有在行车路上不见,要是不见了上头可有我们好看的。”领队把前面几个车厢内的小厮起来查看货物。
商队的人数不少查看货物的速度很快,领队走到下一个车厢的时候帘子一拉。这货物旁还靠着位红衣美人,这侧脸啊,领队色心一起不禁地伸手过去想看看他的正脸。这手刚抚上慕容离的脸,人都还没做下一步动作,慕容离忽然睁开眼睛望着这领队。慕容离伸手用力一扣捉住领队的手,狠声说道:“想干什么?”
领队讪讪地笑了笑:“没什么没什么。在下是这商队的领队,也不知佳人何时坐上我们商队的车的,怠慢了佳人。”
“不请自来冒犯了贵商队,但似乎领队你这怕是打算轻薄我吧。”慕容离开口说道。
“不敢不敢。”领队答道。
“嘶,这美人手劲还挺大的没法挣脱开,只能这样了。哎呀,怕我这会伤到美人呀。”领队心里想着但手上动作可没半点怕伤着人的样子。他用没被禁锢的手暗暗地使力往慕容离捉住他手的那只手的关节上打去。慕容离感到一股劲在靠近自己的手臂,暗想真当我这一身功夫是绣花拳腿。慕容离一手执古泠萧,手一转猛地往领队身上敲去。
一转眼领队手上便多了许多条红痕。领队看自己根本没法招架得住那萧击来,只得连连求饶。慕容离看样便停手,开口说道:“你们这商队是去天权皇城的吧,顺路就带我一程吧。”
“好的好的。”领队很快便答应下来,他怕他要是不答应这美人的萧不准又来了。
领队走出车厢后问清楚检查的小厮是否有丢失货物。领队见没有任何东西遗失便带领商队重新上路。
约摸又过了半个时辰吧,就到天权皇城内了。天权不愧为当世最富庶的国家,人们安居乐业,街道繁华。商队到了交货的酒楼后,慕容离便悄悄地下了车。
“既然要见到执明的话,唯有进皇宫里面了。”慕容离小声说道,边走边想着如何能够进皇宫里面。
“广招天下有才之士,善琴瑟笙箫者为佳。有志者可前往莫府参加选拔,若选中者可入宫为王上献艺。落款 莫郡候莫澜。”慕容离走到这公告前一看,这正是一个可以一试的机会,若是成了便可直接进宫了。
第二天慕容离便四处寻找这莫府,找到莫时只得惊叹:“这入宫条件当真是吸引人啊!”排队进莫府参加选拔的人从门口排到出来街上了。慕容离也就跟着队伍排着队进莫府参加选拔

云归处 一

自从天权王执明下令重开玉衡故道后,伐木开道,尽除生灵。生活在玉衡故道的骊山狐族惨遭灭顶之灾,大半族人被猎户杀害,剩余逃过一劫的狐族尽数躲进玉衡深山暂作休养。
玉衡深山 骊山狐族
狐族族长将族人聚到一起,决定道:“我决定派出我族最美艳的狐狸进宫刺杀天权王,以解除我狐族危难。诸位觉得应当派谁去?”
“在下觉得让慕容公子慕容离去比较合适”一浅蓝衣男子说道。话音刚落下,身旁便有许多附议的声音“我也同意。”“我也同意。”
这慕容离的确生的俊美无比,一袭红衣在身仿佛脱离尘俗。可这人的性子慢热的很,族中有许多人便因为这性格不喜他。正好碰上这刺杀天权王这一事,想来这天权王应是暴戾无比,这一去十有八九是回不来了。
慕容离?的确不错。族长想了想开口问道:“慕容离你觉得如何?”
“既然那么多人都觉得我适合,那么我去便是。”慕容离开口说道。
“那好,既然已经应下来便早日启程吧。”族长如是说道。
待众人散去后,慕容离回到自己的住所收拾衣物准备启程。
一个身着深蓝衣服的男子急冲冲地走了进来说道:“阿离你怎么那么傻地答应下来了,你明知道他们是故意挖的坑给你的啊。这要刺杀天权王没那么容易,弄不好你的命就没了啊!”
“阿煦,我会没事的,放心吧。”慕容离安慰着眼前的玩伴黎煦。他知道他很担心他这一去若不复返,但是他这一程不仅是为了族长的任务,更为了去见一见那个曾经救过他的执明。

云归处 楔子

楔子 天权国因为重开玉衡故道,伐木猎兽,骊山狐族惨遭灭顶之灾 狐族族长派出族中最美艳的狐狸进宫刺杀天权王 你是妖,我为人 百年后我为黄土 待我轮回转世后,你可愿来寻我
这里新手啦,叫我陌就好啦 这篇文来自B站dalao念小怿的一个视频云归处经过同意之后和另外一个妹子青仔一起写的文 青仔提供每章概括,我把概括写全
这里微博:陌上花开-陌【orz还要去问问青仔有没有乐乎的号到时候看看要不要艾特来着】 【然后这篇文我微博贴吧都有发来着】
视频链接也丢出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698764